金融界首页 > 理财频道 > 理财资讯 > 正文

规模增长、利润大降 诺安基金人事风波背后另有玄机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9-08-31 13:03:39 来源: 作者:洪小棠

  高管接连去职、规模增长却利润大降,诺安基金近期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令人困惑。

  8月28日,诺安基金宣布公司副总经理曹园被免职,此前创始高管奥成文也被暂停总经理职务,但时至今日,诺安基金尚未在公告中对人事调整原因进行详陈。

  与此同时,诺安基金上半年资产管理规模不断增长,但其半年度利润却反而出现下跌,其给出在互联网金融、系统建设等领域加大投入的说法,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足以成为规模和利润倒挂的合理解释。

  至截稿前,诺安基金未能对这些疑点给出正面的回应;只表示其上半年净利润的减少与加大金融科技、系统建设方面的投入有关。

  诺安基金的人事风波另有玄机?背后真相是什么?

  人事风波接力

  8月28日,诺安基金发布关于副总经理变更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副总经理曹园被免职,离任日期为8月26日,该事项由诺安基金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临时会议决定。

  曹园早年曾任职于国泰基金,曾先后从事TA(过户代理)交易、中心交易员、销售部北方区副总经理、北京公司副总经理的工作。2010年5月,曹园加入诺安基金,并历任华北营销中心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助理等职务,后升任该公司副总。

  就在曹园遭遇免职处理的前一周,即8月22日,诺安基金发布了关于董事长代为履行总经理职务的公告。

  公告显示,停止奥成文担任诺安基金总经理职务,公司现任董事长秦维舟于8月20日起代任总经理一职,代为履职期限为90日。该事项也同样经诺安基金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临时会议决定。

  据记者了解,奥成文为诺安基金创业元老。资料显示,其此前曾先后任职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资产经营部副经理、外贸信托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2002年10月参与诺安基金筹备工作,并担任督察长,2006年9月29日开始担任总经理,在停职前任职已近13年。

  事实上,在诺安基金两次发布公告前,曹园及奥成文双双遭遇内部停职的消息就已在业内传得沸沸扬扬。

  虽然近期基金公司高管离任情况较为频繁,但多数基金公司高管因个人原因、工作岗位调整、任期届满、退休等原因较为普遍,而诺安基金接连将两位“重量级”高管停、免职尚属少见。

  而记者针对两位高管接连离任的具体原因联系诺安基金,公司回复称:“公司两位停职/免职是因为近几年公司利润、规模下滑,所以公司高层人员做了调整,目前公司运作正常,基金运作不受影响。”

  不过记者根据Wind统计发现,诺安基金旗下产品管理规模自2018年以来一直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增长。

  此外,诺安基金近期人事动荡还不仅如此。

  近期数位接近诺安基金的银行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诺安基金存在公司独立董事直系亲属在该公司任职的情形,而涉事的独立董事为赵玲华。

  公开资料显示,赵玲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新闻干事,全国妇女联合会宣传部负责人,中国人民银行人事司综合处副处长,国家外汇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副处长,中国外汇管理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巡视员等职务。

  记者获得的一份诺安基金内部文件显示,8月12日,诺安基金子公司诺安资产前高管任远上任诺安基金战略客户部副总经理,而此前的总裁助理、客户战略部副总赵鸿宾不再任职,同时上任的还有网络金融部新任副总监郭婧和华北营销中心经理杨晓杰。

  据一位接近诺安基金的银行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称,刚刚上任的任远与赵玲华为直系亲属,并质疑这种安排是否妥当。

  根据仍然有效的2004年版《证券投资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办法》规定,独立董事需要满足直系亲属不在拟任职的基金管理公司任职的情况。

  另一位银行人士认为,任远担任上述职务,而赵玲华本身拥有相关方面资源,二者在诺安基金产品销售上可能会存在协同现象。

  “赵玲华担任独董,又有相关方面的资源,不排除其帮助任远开拓业务的嫌疑,但这显然有违独立董事的独立性。”该人士称。

  记者对此向诺安基金相关负责人求证,对方表示“这我真不知道”。

  不过,就在经济观察报记者8月16日向诺安基金求证公司独董赵玲华与任远关系当天,多位接近诺安基金人士证实,任远已辞去诺安基金战略客户部副总经理一职。

  “倒挂”

  而人事动荡似乎只是诺安基金内部问题的表象之一。

  日前,身为诺安基金股东之一的大恒科技(行情600288,诊股)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报告显示,旗下持有20%股权的诺安基金在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1855.64万元,较2018年同期5066.87万元减少63.38%。营业收入40203.04万元,同比减少22.94%。

  值得注意的是,大恒科技在该半年报中对诺安基金净利润大幅减少的原因解释为,“由于旗下投资公司投资收益减少较多且基金收取的管理费下降明显等原因。”

  但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诺安基金上半年所管理的基金规模不但未减少,反而明显增加。

  数据显示,诺安基金旗下产品数量共计81只(A/B/C分开计算),截至上半年末,旗下产品总资产净值为1123.73亿元,同比2018年上半年末的766.05亿元,增长357.68亿元,涨幅46.69%。

  规模的增长带来的是管理费收入的提高,截至今年上半年底,诺安旗下公募产品管理费收入为2。88亿元,同比2018年上半年末的2。71亿元,增长0。17亿元,涨幅6。23%。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公募管理费收入占诺安基金同期营业收入的71.64%,比2018年公募管理费收入的51.92%占比高出近20%。

  这也意味着,诺安基金的基金管理规模、管理费和利润存在明显的倒挂,而这也与其股东大恒科技在半年报中所阐述“管理费下降明显”的解释存在一定程度的矛盾。

  大恒科技亦是昔日“泽熙系”旗下重要的上市公司平台,而其对诺安基金股权的持有也一度引发市场关注。

  事实上,大恒科技在半年报中也仅表示诺安基金2019年上半年投资收益1855.64万元,较2018年上半年投资收益 5066.87万元减少了3211.12万元,并指出这是公司2019年半年报利润较同期减少的主要原因,但对于管理费“减少”的具体情况只字未提。“众所周知,管理费收入是公募机构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无论是公开数据推算还是一些软件计算都能发现,诺安的管理费是增加的,但同时利润却出现了减少,这就让人很有疑问。”一位接近诺安基金人士指出,“因为管理费都是上亿的收入,如果只是几千万的投资收益的减少,显然是解释不了盈利如此大幅下降的。”

  对此诺安基金方面表示,经与财务部门核实,其管理费收入确实是下降的,但其未就具体的下降数据向记者告知,同时也并未对上述倒挂问题进行解释。“如果不是公募的管理费问题,那可能大幅下降的收入会出在专户或其他业务上,但诺安基金并未对此做出更多解释。”一家大型公募运营人士分析称。

  诺安基金表示,其上半年净利润的减少与加大金融科技、系统建设方面的投入有关。“面对目前行业的大环境和公司的运作阻碍,公司目前正处于向科技金融的转型期,对软硬件方面投入较大,人才转型和利润下滑情况不可避免。”诺安基金人士表示,“但只有加大科技投入促进向科技金融转型,才能迎接中国金融业向全球开放后带来的挑战。”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当下公募系统建设几乎是标配的今天,这一说法仍然站不住脚。“公募的系统几乎都是标准化的,而且每家公募都在大力发展金融科技等技术,但并没有发生这种规模和利润的倒挂现象,诺安显然是个特例。”上述接近诺安基金人士称。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本周主打 人气产品
科创打新2号
散户投资科创板
扫码购
10,0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成立以来定投收益65.05%
210人已购买,已售305895.00元
23.78%
近三年收益率
不同风险特征的资产均衡配置,适合稳健型投资者
29.54%
近三年收益率
以更积极的配置获取合理回报适合成长型投资者
35.17%
近三年收益率
权益资产为主,跨地区配置对冲风险,适合进取型投资者
基金收益排行
实时热点
  • 盈钱包
  • 这个钱包能赚钱
  • 7日年化收益3.21%
  •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甘肃快三 甘肃快3 新浪彩票 甘肃快3 星空彩票 江苏福彩 甘肃快三 甘肃快3